岁月

本命盾冬!什么都吃!

碎碎念

七夕贺文是赶出来的啦,反正没人看见我现在就修正一下吧。

【多CP】老贾宠物店

祝大家七夕快乐!发个小甜饼^W^
(其实我本来想造个刀子来着...)
【注意】角色严重OOC,特别是铁人粉,我不知道萌化是不是雷点。能接受这个小白文笔的请继续,求不打。


Jarvis开了家宠物店,大家都很喜欢里面的小动物。
   小仓鼠Tony兴致勃勃地伸着小爪子扒拉纸箱,好奇地望着从它箱前经过的各种各样的人。要是有一个漂亮的主人领走它就好了。一定会的,它一定能引起他们注意的!
   小仓鼠Tony激动握爪,眼睛滴溜溜地转着寻找目标,锁定了走进店里的一位红发女士。
   “哇哦,红发大胸的漂亮美女,她一定会喜欢可爱的我滴!”
   Tony立刻躺在纸箱里摊开肚皮,眯起小眼发出细微的呼噜声。果不其然那位红发美女看到了它,脸上还露出了喜爱之情。
  “啊哈!被本天才迷住了吧,呼呼我这么可爱还不带我回家?”
   但是红发美女看了看纸盒就蹙起眉,又看了看它,有些惋惜地转身离开了。
   “哎哎你别走啊!不会是看到我躺着就以为我死掉了吧?...嘿别去碰那个蓝皮鹦鹉,它可讨厌了!噢臭鹦鹉你怎么现在不多嘴了!什么晚霞美玉,你从哪里学来的甜言蜜语?可恶千万别被那只肥鸟骗了啊。”
   tony抗议无效只能眼巴巴地看着红发美女带走那只代号鹰眼的肥鸟。
  “可恶,我一定能成功,要吸取教训才行。”
   这时第二个目标出现了,一个有半长金发笑容灿烂的肌肉man走进店里。
    tony摩拳擦掌,往两爪上吐口唾沫抹手擦脸。
    可是tony在纸盒里蹦跶半天,那个阳光俊男愣是跟没看到一样,嘴里还不停念叨着什么“弟弟”。
    这人怕不是个傻子吧,说不定心理变态会虐待宠物?!
    想到这儿,tony一下子僵住身子缩进角落瑟瑟发抖,不敢蹦哒了,倒是Jarvis突然笑了,笑容明亮晃花了托尼的眼。
    其实这家伙还挺好看的哩...
    金发傻大个很快找到了目标,他蹲在全店最不好惹的黑猫洛基面前,试图用无比灿烂的笑容勾搭它。
    真可怜。tony默默地用爪子捂住眼睛。
    随着一声痛呼,tony放下爪子看向脸上被划一道的金发傻大个和冷漠舔爪的loki。
    “果然,敢惹小鹿斑比的都免不了负伤,不过是我看错了吗?那家伙怎么好像更兴奋了,抖M吗?”
    金发傻大个乐呵呵地抱着一脸嫌弃的黑猫,也不管它一直拿爪子捅他肾(姿势请见:╭∩╮^=_=^╭∩╮),开心地领养了它。
    算了算了,我还是换个目标吧,一定会有更好的。
    更好的马上就来了,一头耀眼的金发,笑容正直,更重要的是...他有一对超~大~的奶子!噢我的仓鼠神啊,怎么会有这么甜的人!
    tony目光炯炯地盯着美国甜心,但没等它下手,自己的小窝里却翻进来一个不速之客。
    “你怎么进来了?这是我的窝!”tony抗议。
    “抱歉,但我觉得...我好像认识他。”来自不爽猫bucky。
    对于bucky,先前tony是很恨他踩死了自己的爸爸妈妈的,后来自己知道是一条坏蛇攻击bucky,他才不小心踩到的。
    bucky左臂被坏蛇咬了就截了肢换成金属义肢,他和tony道过歉后,tony勉强不去恨他,两个人现在相处得还不错。
    如果我是仓鼠天才,那bucky一定是猫族外交家。因为他,是的,他居然能听懂还会说他们一店动物的语言,鹰眼都得闭嘴。他们之间交流全靠bucy,虽然Loki说他也会但我才不要由他转述,Loki是个高贵优雅的刻薄鬼,满嘴都是嘲讽的话。
    那么现在他神经兮兮地钻到我窝里是害怕那个甜蜜男孩?
    我真搞不懂他为什么这么害怕,嘴里还念叨着我听不懂的话。他的目光在甜心的胸部和裆部之间来回打量,终于说了句我能听懂的话。
    “一夜七次。”他抖着身子,我头一次见他这么恐惧。
    那一天Bucky终于回想起被胸肌支配的恐惧。
    “一夜七次?什么一夜七次?”我不解地看向那两个交谈中的金发碧眼,视线在Jarvis的肩膀和裆部之间打量几回后感到股间隐痛。
    那一天Tony终于回想起被骑乘式支配的恐惧。
    停停停!这都什么鬼?我才不管这些有的没得,反正新主人是我的。
    tony想蹦跶起来吸引注意力,却被bucky一爪子按住,他压低声音。
    “你想被他们发现吗?”
    Jarvis的视线一直没偏离那个小盒,自然没遗漏里面发生的任何事,但他看到bucky按倒tony时,蹙起了眉。
    bucky刚想再说什么,却感后颈被蚊子叮了一下刺痛,一愣,而后复杂地看着tony。
    “他居然给我们安了这种东西,怕我们伤害你吗?”bucky皱着圆脸,语气生硬。
    “他爱你,还好他爱你...该死的我讨厌这样。”
    bucky支撑不住,在我身边软软地倒了下去,又开始说我听不懂的语言,我只听懂一句“Fuck”。
    “嘿,你怎么了伙计?”
    “Fuck  you,把你的脚从我的鼻子底下拿开!”bucky怒骂。
    “原来你没死啊~”tomy摆摆爪,收回作恶的小脚。
    突然bucky被人提起后颈拎起来,原来是Jarvis。
    他笑着把bucky给了大胸甜心,甜心抱着bucky激动地快要当场流泪。甜心温柔地给bucky顺毛,而bucky则一脸生无可恋,认命地闭上眼把脸埋进甜心的胸肌里。
    “我又没能被领养!”tony气鼓鼓地叉腰。
    而当门口的风铃响起又戛然而止,新顾客走进来的时候,Jarvis抬眼一看就一个箭步扑过来用手指捂住tony的眼睛。
    “咦,怎么啦?为什么Jar不让我看,难道是这个人很好看,jar怕我迷住吗?”
    tony扒开Jarvis的手指,悄默默地看了一眼。
    “哇啊啊啊!好可怕啊!这是鲨鱼精吗?还穿着超辣眼睛的紫红衣服,简直刷新三观。”
    tony差点被吓哭,立刻缩进Jarvis的手心里瑟瑟发抖,内心祈祷这只鲨鱼怪不要看到自己。
    但还好,这个长得挺帅但很恐怖的鲨鱼精抱走了店里最温柔的白色蓝眼波斯猫Charles。
    tony同情地为Charles祈祷,希望他不要被生吃的好,毕竟也是个给自己讲过故事的男人,不,男猫。
    他等了好久好久,从早晨等到傍晚,从刚开店到临近关门,从所有人等到空荡的店里只剩下他一个。
    我一定是只没有用的仓鼠,没有人喜欢我,而现在只有我一个了。
    tony用爪子揉揉脸,感觉脸上的毛被液体浸湿纠结在一起。
    没有人再走进店里了,再也不会有人带我走了。
    “扣扣。”突然有人敲击地板,我抬头看去。
    Jarvis逆着光单膝跪地冲他笑着,沙金色的发将周围的空气都渲染上太阳的光辉,Jarvis向他伸出手,用那美妙醇厚的嗓音编织出曼妙的话语。他说...
    “要和我回家吗?Sir。”
    “哼、那当然了!”tony忍住想哭的冲动,一下子从纸箱跳进贾维斯手里。
    贾维斯用双手捧着他,好像他是什么易碎的宝物一样。
    “叮铃——”现在店里空荡荡的了,只有一抹夕阳的余晖还逗留在这里。
    被抹上光的,正是tony所没有看到的,在他所在的纸箱上,明明白白地画了三个大字:
   

    【非卖品】

   

【多CP】性感电视台,在线虐猎鹰

天凉了,虐虐阿毛吧[不你。
[   ]里的是猎鹰的话
BGM是胡扯的。

       今天是情人节,没错这个火把节(不),山姆不想出门找虐,于是决定一天都窝在家里看电视。
      [电视总不会虐我吧!]抱着这个侥幸念头,山姆打开了电视机。“看看小电影好了~”
      “Bucky,no!!!”
       一开始就看到了恋人分离,“女主”貌似掉下了火车,男主撕心裂肺的吼着。
       [哇哦,情人节看这个感觉不要太好,这剧情还有点像队长和他的好朋友巴恩斯的故事。]
山姆想着终于看到情侣分手简直不要太痛快。
       [这秀发,这身段,这戏份,这肯定就是女主了吧。]山姆发挥真相帝技能。
       “Bucky!?”果然男主满脸不可置信地喊。
       [yes!都是套路嘛...这女主怎么有胡子?!]
       “Who  the  hell  is  bucky?!”
       [说好的女主呢?莫非这讲的是战友情?]山姆大写的黑人问号脸。
       “那就完成它。”男主深情地凝视着,额吧唧。“因为我会一直陪你到最后的。”
       [yooooo~太基了...不,还是打死他吧。这是友情、友情。]控制不住自己翻白眼的冲动,山姆继续催眠自己。
       男主掉下去了,然后镜头一转吧唧就把男主史蒂乎救了上来。
       [真的是和队长他妈的(划掉)们的故事一模一样,那接下来吧唧小美人鱼应该走......]
       山姆话还没说完,就睁大眼睛一脸WTF。
       史蒂乎被救上来后,没有乖乖躺着,而是突然抓住吧唧的裤腿呻吟着。
       “Bucky、不要离开我...吧唧,吧...哈啊呃”史蒂乎好像喘不上气来了,脸憋得通红,一副下一秒就会窒息的表情。
       士兵下意识想踢开他,但下一秒又抑制住了自己。吧唧觉得这人自己救都救了,再掐死不太值当。吧唧犹豫了,脑中突然闪过自己跳入水中救起一个和面前男人面貌相同的小个子的画面。
       等他回过神来,他已经半跪下来,嘴唇覆在男人的唇上,为男人做人工呼吸,就像...曾经做过一样。
        [...突然怀疑人生。]
        “咳咳...”史蒂乎咳出水来,脸色缓和了少许,吧唧见状放下心来,起身欲走。
        “Bucky...”史蒂乎呢喃着这个名字。
        “......”吧唧回头深深地看了地上的男人一眼,听到了汽车向这里驶来的声音,便转过身蹒跚着走了。
        [要是队长看到这一幕,不知会作何感想。]山姆正感慨着队长和冬兵的兄弟情。
        “你快回来~爱我别离开...”BGM适时地响起来,让猎鹰差点没忍住捏爆手里的爆米花桶。
        [What  the  F...]
        为了安慰自己,让自己坚持这是战友情,山姆只好继续看了下去。
         昆式机上,吧唧和史蒂乎相视一笑,史蒂乎把手放在吧唧肩上的那一刻,BGM响起。
         “最后一个吻,是吻别你一身戎装...”
         [噗——]山姆吓到喷出了口中的可乐。
         史蒂乎几乎没有丝毫犹豫的,选择了吧唧,他背起吧唧,放弃了象征的盾。当盾落地时,BGM又搞事情。
         “我用一生一世的情,换你一生一世的爱..为你对抗世界的决定...”
         “啪啪啪!”真是荡气回肠感天动地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啊。
         特别是在片尾看到特别鸣谢史爱国同志和口巴口既同志提供的素材后。
         此影片所有权为妇联大厦斯塔克公司所有。
         “换台!”山姆不甘在家里还要被虐,果断换成电视剧台,想平衡一下。
         “No!Loki!”金色公主头的大汉举着锤子去救一个黑发绿眼的美少年。
         美少年眼圈红红的,深情地看着大汉,随后松开了手,掉入了宇宙深处。
         “NO!!!”大汉的呐喊声撕心裂肺,山姆听着都觉得嗓子疼。
         “你就是我的全世界!你给我对爱的期待...我对你爱爱爱不完~”
         大型乡村(划)魔幻神话爱情宫斗剧《锤基之殇》52集连续剧。
          山姆表示开头很狗血,他并不想看,并换了台。(盾冬掉火车怎么就不狗血了)
          结果什么《人鲨之恋》、《谋杀夫夫》,甚至还有《叉基巴闺蜜日常》这样的节目,山姆都想直接换台电视了,怎么净是些虐狗的玩意儿?!
          山姆甚至拨到了广告台上。
          “草莓味甜甜圈,价格优惠童叟无欺,现在订购打八折...欸Jar你干嘛?我拍广告呢!”
          一个疑似是某托尼·巨有钱·高(垫的)富帅·斯塔克的人在拍甜甜圈广告,但他手里的甜甜圈却被画面外的一个人抢走了。
          “Sir,不要以拍广告为缘由偷吃甜甜圈,摄入过多糖分无益于身体健康。”优雅美妙的英伦嗓音,金发碧眼的男人一闪而过,并顺手拿走了妮妮的甜甜圈。
          “噢Jarvis!你就是这样对待dady的吗?”妮妮气急败坏地大喊。
          “Sir,我是为了您的健康考虑。而且,您居然还在那里藏了甜甜圈...”他似乎迟疑了下。
          “什么?”妮妮吓了一跳,连忙撩起衣服,看到贴在肚皮上安然无恙的甜甜圈盒,松了口气,一抬头,对上自家管家戏谑的目光。
          “Jarvis!!!”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同时广告画面消失,伴着一个非常美妙的声音迎来结束。
          “See  Goodbye~”
          山姆:广告也要虐狗?让不让狗活了!
          于是没出门的猎鹰还是被虐得很惨,瘫在沙发上思考狗生。
          日常心疼猎鹰。

         
       

       

今天欺负猎鹰了吗?

  设定:(还)没有紫薯妇联三,冬兵和铁人的误会解除了,洛基米虫寄居模式。(绿寡提及)

餐桌上,复仇者众人正在吃饭,一切都是那么和谐美好,如果不是某些人在腻歪的话。
“巴基,啊~”扬言说巴基中士行动不便借此拿着叉子喂心上人的某队长。
“啊~”巴基温顺地坐着,享受服务。
众人:呵呵哒,你见过一个行动不便的人扛着重机枪歼灭一个基地吗?他的金属臂在发光啊喂!
巴基看似无意地扫视众人一眼,机械臂的手指屈起轻轻在桌子上扣了扣,餐刀就放在手边,盘里是队长为他细细切好的牛排。
众人:(别过头)我们什么也没说。
这要只是这样也就算了,但是老冰棍夫夫不安生,又开始当众人面表白。
“巴基,我真的很抱歉,当初没能抓住你的手,一别就是七十年。如果当时我没有放弃,在雪山里多找找你,也许......”
“史蒂夫,世上没有那么多也许,你也不必自责。”巴基用人类那部分的右手食指抵在史蒂夫的唇上,微笑道。“至少现在,你抓住我了。”
巴基将右手覆在史蒂夫温热的手背上,互相传递着温度。
“巴基...”史蒂夫愣了愣,抬眼对上巴基温柔的目光,四目相对,仿佛又回到了布鲁克林的小酒馆,两人只是布鲁克林的小伙子,那样天真,那样精神,那样...美好。
“哇哦,真深情,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托尼·骚断腿·巨有钱·斯塔克搞怪地笑着,暧昧地打量两个人。
“托尼,我和巴基只是朋友。”我们正直的美国队长一本正经地说着,转头继续和他的巴基进行写作兄弟读做情侣的情话交流。
“呵呵。”钢铁侠翻了个白眼表示不信,投入自家管家的怀抱。
“史蒂夫,”巴基注视着史蒂夫,眼中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命运将我们分开了七十年,它改变了我,也造就了你。我们都变了。”
“...但是巴基,我们战胜了命运,对吗?你就在这里,在我的身边。”
巴基祖母绿的漂亮眼睛闪了闪,他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史蒂夫。
“我刚刚从沉睡中醒来时感到非常孤独,我被他们称为‘过时之人’(瞟一眼某铁人),我在这里格格不入。”
“可我遇到了你,巴基。我以为你死了,但你没有。你就在我眼前。”
“我一遍遍地呼唤着你的名字,可你就好像不认识我。噢,说真的,我当时好伤心,有什么比见到死而复生的好友,但那位好友却不记得他更令人难过的呢?”史蒂夫尽量用不那么沉重的语气来说这件事。
給。黑寡妇翻了个不易察觉的白眼,内心腹诽。
“对不起史蒂夫。”巴基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金属臂。他曾用这手臂伤过史蒂夫。
“不,我说这些可不是为了抱怨,巴基。我很高兴,因为还好,我没有彻底失去你,你在我身边就是莫大的幸福了。”
“我不是孤独的,因为我有你。我们拥有彼此。”
“史蒂夫...”巴基抬起头和史蒂夫对视,史蒂夫回以极尽温柔的一笑。
“不必再害怕什么,因为我会一直陪你到最后的,史蒂夫。”巴基勾唇笑了,他许下了和当初一样的承诺,伸出右手在史蒂夫肩上捏了捏放在上面。
这一次,史蒂夫把自己的手覆在巴基的手背上,带着笑意又不容质疑地答道。

“Me too。”

寡姐表示她是不是需要带个头喊“亲一个”或“在一起”。
猎鹰表示单身鹰无人权,今天又要换一副墨镜,这日子没法过了。
托尼窝在自己的贾维斯怀里一脸冷漠。
托尼:还是我的Jar最好了。
“洛基你看看他们,两个大男人那么腻歪,一看关系就不正常,还是我们兄弟感情好,最纯洁。”今天的雷神也在寻求弟弟捅肾的路上。
“烦死了,把你油腻的手从本王的衣服上拿开,成天就知道锤子和炸鸡,你的脑子都长成肌肉了?”洛基冷哼(傲娇)一声,别过头去。
“洛基我最爱的当然是你啊!什么锤子炸鸡都无所谓,我有你就行了。”
“哼,这还差不多。”洛基面上不屑,却将捅肾刀悄悄收了回去。
“不过等我先吃完这个鸡腿再说,弟弟我跟你说...唔!”作了一手好死的索尔被洛基捅在熟悉的位置,捂着肾吃完了这个鸡腿。
“果然是个蠢货。”洛基抱胸生气.jpg
锤基黄暴担当,盾冬纯情担当,嗯,寡姐瞟一眼贾尼组,还有对禁忌人机恋的,真完美。
人间不值得。
娜塔莎突然拍了下桌子,吓得一旁的博士差点变绿,娜塔莎拿了杯水放在他手里,柔情似水的帮他顺气。
猎鹰:他妈的合着就我一个单身狗!!!
日常心疼猎鹰。